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威尼斯人电玩登入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11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短篇〗天若有情_5 > 章节目录 〖短篇〗天若有情_5第3部分阅读

〖短篇〗天若有情_5第3部分阅读

11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 一秒记住:阿甘小说网m.agxs.org,130txt小说网www.130txt.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她的外形与穿着配合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让法警们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从他 们的表情来看,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我见机忙站起来,伸手推开那几个法警,护送着气呼呼的薇拉su从人群里 走了出去。在法庭外,我看到有十来名随从人员在等着薇拉su,稍稍宽了宽心, 不顾她的挽留,立马转身返回法庭。

    等我返回旁听席的座位时,法庭上的局面更加混乱不堪了,严雪清和杳宁好 像是找到了对手一般,不依不饶的相互争辩着,那辩论的热度几乎可以跟吵架差 不多。

    审判长见局势已经接近失控,脸色极为难看的连连敲槌,老半天才将两人的 声音平息下去,他毫不客气地指着严雪清斥道:「辩方律师藐视法庭,妨碍审判 秩序,立即驱逐出庭。」

    他发言驱逐了严雪清,却对另一当事人杳宁毫不在意,这种明显倾斜公诉方 的做法将他的态度暴露无遗,严雪清也不再做无谓的争辩,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些抱歉的看了梅妤一眼,默默无语的跟着法警走出了法庭。

    一直保持着克制与理智的朱律明此刻再也忍不住了,他松了松领带的结,原 本白净的脸庞涨得通红,即便如此他讲话仍然是极富逻辑的。他先是指出法庭不 允许证人出庭作证的做法是错误的,然后列举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诸多不合法之 处,最后表达了本次庭审过程中过于偏向公诉方的不满。

    「我深信,法律的价值在于维护社会公正,无论今日此案的判决结果如何, 都会成为司法史上不可磨灭的一章,而今日站在这个法庭上的每个人,都会被铭 刻在律法之神的碑刻上。」

    「即使正义并不总是能够彰显,但历史最终会做出裁决的。」他用一句 义正言辞的铭言做了收尾,整个法庭顿时鸦雀无声,包括审判长在内都被他的气 度所慑服。

    这时从法庭后方走出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他凑到审判长耳边说了几句话就 走开。审判长好像得到什么指示一般,他有气无力的敲槌宣布:「由于本案尚存 在一些争议,法庭将延期再审。」

    话音刚落,审判席上的人纷纷站起向后走,好像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似 得。公诉方虽然表面上取得了胜利,但他们的表情并不轻松。辩护方这边虽然被 驱逐了证人和一名律师,可谓是付出惨重的代价,不过庭审并未当庭判决而是择 日再审,还算是留下一线生机。

    控辩双方对本次庭审这般收场都不是很满意,但也只好无可奈何接受了延期 再审的结果。

    第五十七章

    庭审结束后,梅妤请我们一起吃了个中饭,一是感谢朱严两位律师的工作, 二是顺便讨论下接下来的庭审策略。今天的庭审彻底打乱了梅妤的布局,本来薇 拉su是计划中最有利的武器,但今天庭审中并没有发挥了作用。公诉方肯定在 背后给法院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迫使法官在这些环节上无视程序正义,粗野武断 的做了很多不利于辩方的裁定。从这一点上看,针对杨家的幕后黑手是不吝于采 取各种手段,势必要将杨霄鹏这案坐实罪名,下一次的开庭想必更为艰难。

    兹体事大,在吃饭时梅妤并没有深谈下一步的策略,因为很快就要过年了, 法院要开庭得等放假结束后,朱严两位律师也有其他事务要处理,大家约定等年 后再碰头商议,午饭就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结束了。

    饭后,两位律师自行返程,梅妤母女陪着杨家的两个亲戚向外走。在停车场 取车的时候,我抓住个机会走到梅妤身边,小声的告诉她想要聊聊,梅妤深深的 看了我一眼,回头对杨乃瑾吩咐了几句,小姑娘没有看我,只是点点头,便开车 送叔叔姑姑先走了。梅妤则上了我的车子,我驱车朝梅宅开去。

    车开了一段,我还在筹措如何开口,在副驾驶上端坐着的梅妤先发话了,她 轻启玉唇道:「小岩,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

    我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了:「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做什么了你问得好奇怪。」梅妤瞧也不瞧我,她一边胳膊轻靠在右边 车窗的扶手上,两条裹在宽松西装裤里的瘦长玉腿并拢着倒向右侧。就算是在车 上坐着,她的身形姿态还是那么的优雅动人。

    「上次吃饭的时候,你跟我妈妈说了什么。」我目视着前方问道。

    「我没说什么,只是跟她谈谈你和小瑾的事情。」梅妤淡淡的回道。

    「就这些那为什么回去之后,妈妈对我的态度变了许多。」我皱起眉头道, 语气也有些尖锐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和你妈妈的关系怎么了哪里变了。」梅妤的声音丝 毫未有波动,但她话中的内容却很有杀伤力。

    我一时间为之语塞,我能跟梅妤讲什么呢,难不成自己可以说梅妤影响到了 我们母子间的背德关系吗如果不能说的话,那母子之间又有何矛盾可言。梅妤 短短的几句话就像冷水般,把我原本激愤昂扬的怨气给浇灭了,只是她话中好像 意有所指,难道她看破了我与妈妈之间的事情了吗

    「那次之后,我和妈妈吵架了,她指责了我一些私生活上的问题。」我换了 个角度来阐述这件事情。

    「嗯。」梅妤玉脸上纹丝不动,好像一切都在她预料之中般。

    「妈妈说,是你开导了她,想让我早点与小瑾确定在一起。」我一直耿耿于 怀的就是这个,因为之前妈妈与我也闹过些小矛盾,但那只是女性出于占有欲的 嫉妒而已。但这次妈妈居然如此决断的提出结束关系,这也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深知她性格其实是属于犹豫不决的类型,很容易受外界影响而波动,而现在身 边能对她起到这么大影响力的,非梅妤莫属。

    「是的。我是这样说过。」梅妤缓缓的道,她放在窗户扶手上的纤手曲起了 食指与中指,两根莹白透亮玉石般的纤长指节正有节奏轻敲着桃木面板。

    「我跟你妈妈说,你与小瑾两人相处得很好,我们两家也是知根知底的,不 如早点确定下来,这对我们两家都是好事。」梅妤的声调不紧不慢,就好像她平 时与我们聊天一般。

    「你之前做过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在乎,但是既然我女儿对你如此用心,我就 不能让你再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我很看好你。我说的这些话,不仅是为了自己女 儿,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梅妤的话表面上很明白,但我总觉得她意不止于此,她只是单纯的为了维护 女儿吗还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点化我。她真的看出我与妈妈之间的背德情感了吗

    yuedutextc;

    还是我自己心虚过敏想太多了。

    无论如何,梅妤这番话从身份和逻辑上都无懈可击,让我根本无法反驳她话 中的内容,我不由得有些后悔今天冲动的举止了,为什么自己碰上她总是这般的 草率鲁莽,完全不见往日的理性与判断力。

    我一路无话地将梅妤送到家,下车时梅妤依旧温柔大气的向我道谢,并嘱咐 我回去要好好跟妈妈和解,我就像个孩子般毫无脾气的点头应允了。看着梅妤窈 窕玉立的身影步入梅宅,我才掉头朝家里驶去。

    我到家后才想起来,妈妈今天在店里处理事情,中午是不会回来了,我热了 下已经煮好的饭菜,独自一个草草吃完,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心中也是空荡荡 的好生难受。不过,就算妈妈在家,情况也不会好多少,因为我们之间已经回不 到往日的亲密无间、水孚仭较嗳荨

    我该怎么办呢妈妈与我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杨乃瑾那边也没有回暖和好 的迹象,我突然间觉得自己找不到方向了。突然想起有些日子没见的施依筠,拿 起手机给她拨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施依筠有些矫揉造作的甜腻嗓音在那一头响了起来。

    「小冤家,怎么现在才给依依打电话啊,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你不是也没找我吗,我以为你最近很忙。」

    听她话中颇有埋怨之意,我只好委婉的解释了下,声称自己这段时间去外地 办事,刚刚才回来。

    施依筠倒是没有继续追究什么,只不过她有些为难的告诉我,她儿子学校放 假回国了,这段时间都在家中陪着儿子,所以也分不开身。

    我听懂了她的意思,我们俩聊了聊近况,施依筠有些歉意的说,儿子回家一 趟不容易,她想好好的尽下母亲的职责,所以只能等开学了再联系我了。我知道 她虽然在肉体上很是饥渴,但是极其重视儿子的感受,将心比心,我很能尊重理 解她的做法。

    挂完电话,我好像放下一桩心事似得轻松了不少。左右也无事,我不如出门 走走。

    出了这栋大楼,我走在日渐熟悉的街道上,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那个幸福家 园小区,还记得自己初到贵境时第一个落脚点就在这里,现在大半年过去了,我 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里的一切却依旧是老样子。

    自从与妈妈突破了那一层关系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来找过姚姐了,看到 那家「新颖」的招牌,心中不由得升起一团暖意,脚下加快几步走了过去。

    不过现实却令人失望,我没有看到预想中姚姐风趣泼辣的身影,拉下来的卷 帘门阻挡了我探索的视线,我问了下旁边的商户,他们告诉我姚姐他们今天暂停 营业,好像一家子带到哪里玩去了。

    我有些失落的离开超市,信步朝小区内部走去。脚下带着惯性走到了16号 楼,神使鬼差的我又登上电梯直到铁拐李家的楼层。从电梯里出来后,楼道里依 旧是空荡荡的,时近黄昏的斜阳照在楼房的另一边,昏暗的楼梯间里没有男女偷 情的迹象,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初点。

    铁拐李的房门前出乎意料的整洁,房门上的破损油漆也被补好了,那些杂物 垃圾都被清理一空。我走到门前敲了好几下,屋内却没人应答,铁拐李并不在家, 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做生意吧。

    转身走到楼层过道的阳台处,朝铁拐李房间的方向一看。他家阳台晾衣杆上 不知何时多了许多衣物,还有几套花花绿绿的女式内衣裤夹杂在中间,防盗网上 还挂着两双高跟鞋,看那样式好像是钟小箐穿过的。

    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蛮可笑的,便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从16号楼出来后,我慢慢向小区门口走去,大概走了一半的路程左右,远 远的看到门口处进来了一男一女,这对男女还带着个小孩,不正是姚姐一家吗

    不知怎的,我当场并不想跟他们碰面,遂侧身走进一栋楼的门厅内。看着他 们一家三口的身影慢慢靠近,老张身上的夹克裤子挺新的,头发也理得清清楚楚, 让他看上去精神了不少;蕊蕊一身粉色的毛衣毛裤,头顶绑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 肉呼呼的小脸上满是纯真无邪的笑容,就像一个小天使般骑在老张的脖子上。

    姚姐依旧是那么成熟艳丽,丰满的双峰在嫩黄铯的修身羽绒服下高高耸起, 贴身的小脚牛仔裤裹着纤细的双腿,脚蹬着10厘米的红色高跟鞋,让她看上去 跟老张差不多高了。她一只手挽在丈夫的臂弯里,一边笑着在跟蕊蕊说着什么, 神态言行中无不透露出幸福的味道。她看着丈夫的那种眼神我很熟悉,他们就像 千万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般,虽然日子过得平淡无奇,但却充满了温馨与从容。

    我的心头突然涌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眼前的景象好像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就像黑白电视机刚打开时的画面一般,嘴巴里好像多了股股奇怪的味道,那味道 有些酸涩、有些辛苦。

    我并未现身打扰他们,看着这一家三口走进了自己家的楼内,方才从藏身处 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疾步走出了小区。

    我再一次开着霸道出了车库,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此刻已是繁灯初上 的时候,路灯、车灯和建筑物的灯光照在行色匆匆的路人脸上,他们的脸上带着 辛苦劳作一天的疲惫,和对及时返家的渴望与憧憬。一栋栋大楼的灯光都亮了起 来,远远看去就像夜空中的点点繁星一般,每一处点亮的星星背后,应该都有丈 夫或妻子,在等待回家的人儿。

    妈妈已经到家了,她打来电话询问我在哪里,我只说自己在外面吃饭,她嘱 咐我早点回家,我轻声答允了。挂完电话,我把车速加到了极限,很快驶到了临 安的香格里拉大酒店。

    我向前台报出了薇拉su的名字,服务员听了立马露出恭敬的神色,她拿起 电话说了几句,然后很有礼貌的引导我进了电梯,她用一张磁卡刷了下,电梯直 接抵达了59层。

    服务员引导我走到这层末端一个独立的房间门口,然后便鞠躬退下了。我按 了按门铃,很快大门便被打开,薇拉su穿着白色浴袍,披散着一头金发,满脸 惊喜的把我拉了进去。

    这个房间是香格里拉最大的贵华套房,100多平米的面积,里面的装饰极 其奢华,充满了现代摩登风格。薇拉su把我拉进一间很大的起居室,整片的落 地窗外是流光溢彩的都市夜景,黑色实木餐桌上摆着丰盛的食物,一瓶香槟酒尚 未开封,白瓷餐具也没有使用过。

    「你还没吃晚饭吗」我看了看室内的摆设问道。

    yuedutextc;

    「是的,中午到现在我都没什么胃口,你陪我吃一点吧。」薇拉su理了理 长发,一股沐浴后的清香飘了过来,她为我拉开一条椅子。

    我并没有拒绝,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薇拉su开启了香槟,我们便一起用餐 起来。

    虽然在套房内,但是这顿晚餐却是纯正的西餐,七分熟的小牛排煎得恰到好 处,鹅肝柔滑细腻入口即溶,烟熏三文鱼也香甜可口,那瓶香槟更是干邑白兰地。

    我们边用餐边聊着,跟外向洒脱的薇拉su在一起,我没有什么压力,可以 毫无顾忌的畅谈,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香槟,我觉得浑身涌起多股热流,薇拉s u的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你不是为我而来的,对吗」薇拉su的两只大眼睛眯成一条线,她若有 所思的看着我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不想否认,反口问道。

    「眼神,你的眼神。」薇拉su淡淡道。

    「我的眼神怎么了」我专心致志对付着盘中的食物,随口答道。

    「在仁安时候的眼神,自信满满,充满征服欲,有些狂妄却不让人反感;现 在的眼神,疲惫失落,焦躁不安,充满了挫败感。」薇拉su轻摇着手中的高脚 杯,看着淡金色的液体的形状道。

    「这不像你,应该说是不像我心中的aster高。」薇拉su把酒杯送 至唇边,轻啜了一口,然后道:「如果当初见到是现在面前的这个你的话,我想 我是不会爱上你的。」

    我没有回答,只是拿起桌上那半杯香槟,一饮而尽。

    「发生了什么,让你突然间变了个人,我的aster高哪去了」薇拉 su皱起眉头,我看得出她脸上的关切之意。

    「女人我看得出来,是因为一个女人。」她伸出一根纤指比划道。

    「小瑾不是的。」薇拉su试探性问了一句,然后很快自己否决了。

    「肯定不是小瑾,小丫头还没有成长到懂得伤人的年纪,尤其是你这种男人。」

    我沉默不语,薇拉su的猜测虽不一定准确,但也距离事实不远了。

    「这跟年龄有什么关系」我反问道。

    「关系可大了,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是魅力,可以任由我们去挥霍,去爱, 去恨,去做你想做的一切。」薇拉su放下酒杯,从桌上的香烟盒中抽出一支细 长的女士香烟,点着后放在唇边吸了一口道。

    「可是当你已经不再年轻,你懂得更多,你就越难去爱了,因为你会患得患 失,你会猜疑嫉妒,你会变得很不自信,这一切都让爱变得复杂起来。」薇拉s u两片红唇圈成个圆圈,一股白色的轻烟从她口中喷出。

    「要是你,你会怎么做」我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刀叉问道。

    「我你问错人了吧。我是一个失败了多次的范例,哪能提供成功经验给你。」

    薇拉su耸耸肩,有些自嘲道。

    「你是一个女人,你应该懂得女人需要什么」我抓住薇拉su放在桌面上 的纤手问道,她细长的手指上涂着金粉色的指甲油,在灯光下闪耀着奇妙的光芒。

    「女人么,在年轻的时候,她需要的是狂热的追求者,体贴入微的关怀,当 然还有英俊挺拔的外表,和高大强壮的身体。」薇拉su嫣然一笑道,美丽大眼 睛中投射出的热情,让她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当女人已经不再年轻时,更需要的是宽厚踏实的肩膀,从容大方的呵护, 不离不弃的陪伴,我想这时候安全感比其他东西更重要。」薇拉su边说着边翘 起二郎腿,浴袍的裙角下滑出两条修长的美腿,纤足脚尖顶着白色拖鞋一摇一颤 的。

    「那你觉得,怎样的承诺才能让女人相信」我不解的问道。

    「呵呵,你觉得我还会相信承诺吗」薇拉su轻笑一声,反问道。

    「为什么,我已经尽力去做了。」我有些不满道,薇拉su的这番话好像是 对自己际遇的评判,又好像在道出一种现象,让我听了很不舒服又不好反驳。

    「尽力男人在热恋的时候总是这般信誓旦旦的,但能够坚守承诺的还有多 少」薇拉su晒然一笑,她把手里的香烟放在烟灰缸上弹了弹道。

    「你知道我妈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

    yuedutextc;

    我摇摇头表示不解,虽然我已经习惯了薇拉su出人意料的做法,但她突然 提起自己的母亲让我感到困惑,这与我的问题有何关联呢

    「我的外公是东南亚的航运大王,而我妈妈是一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当年 妈妈未出阁的时候,服侍她的有五十多人,光是佣人住的房子就有两三栋。家里 吃的用的都是从法国、英国、美国采购的,外公专门设一个办事处在欧洲为她服 务。」薇拉su谈起自己的母亲,眼中露出怀念与崇拜的神色,脸色突然变得柔 和起来。

    「外公他十分热爱自己的祖国。当时中国正遭到日本帝国的入侵,他不惜家 产的出钱出物支持国内抗战,后来更因此结交了一名当时崭露头角的年轻军官, 也就是我爸爸。外公当时很欣赏爸爸以及他所属的那个党,认为只有他们可以创 造一个崭新的中国,所以不遗余力的支持他们的革命,并把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 给他。」薇拉su娓娓道来,她显然已经沉浸在回忆中了。

    「妈妈嫁到国内的时候,她刚从美国卫斯理女子学院毕业,还是一个只懂唱 英文歌和跳舞的南洋大小姐。虽然爸爸当时已经是高级干部了,但国内的物质生 活跟她自己家根本没法比,再加上没过多久,爹地就因为自己的老上司牵连进政 治斗争,被下放到偏远的内蒙去改造。妈咪居然生生的自行学会了煮饭洗衣做家 务,从一个从来不知钞票为何物的千金小姐,变成能够熟练上街买菜善于讨价还 价的家庭妇女,你说她厉害不厉害」

    「你妈妈很了不起。」我嘴里称赞着,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她 婚后的那十几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我很能理解女性为了家庭所付出的牺牲。

    「呵呵,很了不起又有什么用。后来为了不牵连爸爸,妈妈带着我回到外公 家,再把我送去美国念书,等政治风波过后,我们回到国内时,爸爸已经官复原 职而且还步步高升了。」薇拉su看着烟灰缸中灰白色的烟灰,有些出神道。

    「那不是很好吗」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呵呵,那可不一定,别人的好事对于我们来说未必也是好事,妈妈回国后 没多久就跟爸爸办了离婚手续,你知道为什么吗」薇拉su冷笑了两声,摇了 摇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奇的问道,此刻我完全被她的故事所吸引了。

    「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妈妈才告诉我,原来她在国外的那些年内,负责照 顾爸爸生活的一名服务员成功的爬上了他的床。在这个年轻漂亮的小保姆面前, 曾经被称作的南洋之花的妈妈也不是对手,历经患难的夫妻之情也抵挡不住 青春肉体的魅力。」薇拉su缓缓道来这段往事,脸上的神情有些悲伤,也有些 愤怒。

    「你说,这婚姻可信吗男人的承诺可信吗」薇拉su很尖锐的反问道。

    「因人而异,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我虽然很为她母亲的遭遇而不平,但 是又不愿意把自己划入这个范畴。

    「哈哈,高,我要是再年轻二十岁,肯定会忍不住相信你的,就算被你骗一 次也心甘情愿。」薇拉su伸出纤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突然笑得无比妩媚道。

    「好啦,不谈这些了。这是我在淮海的最后一夜,不该浪费在这些不开心的 事情上。」薇拉su双手一拍,甩了甩头发道。

    「最后一夜,你要走了吗」我疑问道。

    「是的,杨的事情没有帮上忙,我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要从其他途径找找 办法。」薇拉su简单的回答道,她并没有详说所谓的其他途径,不过以她的背 景说不定还真能起到作用。

    「你等等哦,我去换换衣服就来。」薇拉su说完就站起身来,随手脱下身 上的浴袍,露出一丝不挂的诱人肉体,迈着两条大长腿走进了卧室。

    不一会儿她就迈着妖娆的步伐走了出来。一头金黄铯的卷曲长发极尽大气的 洒落在肩上,上身披了件白色短皮草外套,里面只有一条缀满blingbli ng亮片装饰的黑色齐臀吊带短裙,裙子胸口处是两条带子交叉而成,露出形状 优美的锁骨和一半丰满肥硕酥胸,两条笔直滑腻的长腿在短裙下方呈露无疑,她 的足下蹬着一双8厘米的细高跟凉鞋,凉鞋的鞋面是用两条金色带子交叉而成, 这些带子一直缠绕着脚踝以上,将那两条颀长纤细的小腿完全包住,更加突出了 她狂野性感的气质。

    「eonbaby,让我带你找找乐子去。」薇拉su双指相擦打了 个响指,然后便踩着细高跟鞋一摇一摆的朝门外走去。

    由于喝了点酒,在薇拉su司机随从的护送下,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把我们带 到附近一家叫「唐会」的vip吧,外表金碧辉煌的门口两个高大的黑人保镖把 着门口,一排排穿着时尚靓丽的男男女女们正在排队进入,保安们好像都了解薇 拉su的身份一般,很客气的为我们开了个绿灯,让我们不用排队便进去了。

    这种夜店的场合我很少来,但一进到「唐会」便也被里面的气氛所感染。刚 一进去的地方是在二楼,靠中间的一大圈围着的是酒水与休息区,圆环的下面一 整层都被充作舞池,要进入舞池只能从二楼的两排斜梯上下。无数浓妆艳抹、身 材姣好的小妞们穿着各种抹胸超短裙从楼梯鱼贯而下,在舞池中肆意摇摆着自己 的身体,招来男人们的阵阵唿哨声。每一个性感火辣的小妞进入舞池,就像倒入 沸汤中的奶酪一般,迅速被人群的热浪所淹没融化。

    薇拉su显然是个夜店的狂热分子,她一进入这个环境就像如鱼得水般自在, 拉着我便往楼下舞池走去,她的身段与容貌迅速引起了场内男性的注目,无数的 口哨声和掌声迎接她的到来,现场的dj也不失其时的加快了音乐的节奏,两盏 射灯恰到好处的转到我们身上,照在薇拉su那两条绑着金色带子的光滑大长腿 上,让舞池中的男人们更加疯狂。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进入人满为患的舞池后,我才明白男人们如此狂热的原 因。3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到处都站着人,在这个人挤人、肉贴肉的空间里, 没有人会去克制和收敛自己,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肆无忌惮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你稍一移动就会碰到身边的胳膊或者大腿,平时端庄优雅的白领女性们毫不介意 触碰在她们胸臀上的手,再古板木讷的男人到了这里都会放得开,男人女人们有 默契地随着音乐舞动,相互贴近磨蹭着彼此的身体。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女人香 水的味道,闪烁的灯光不断投射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把他们沉醉痴迷的神态暴露 无遗。

    在薇拉su这个欢场老手的带动下,我也融入了这种狂热的气氛之中,顺着 愈来愈高昂的音乐节奏扭动着,薇拉su就像一个魅惑的女妖一般,她浑身的关 节似乎可以做出各种动作,两只包裹在黑色亮片短裙内的丰胸抖出一阵阵孚仭嚼耍纤细的腰肢带动肥硕圆臀电动马达般摇摆,涂着金粉色指甲油的纤手不断的从胸 前向下做出抚摸的动作,踩在8厘米金色绑带细高跟凉鞋里的两只大长腿不断开 合间,几乎要把那条齐臀小短裙给绷开似得。

    薇拉su无疑是整个场地里最为吸引人的女性,很快我们便被人群推动到了 舞台中间,被众多男性簇拥着的薇拉su毫不怯场,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扭动着 自己的火辣娇躯。纷纷挤到中间来的大多数是男人,他们一个个眼露绿光想要分 一杯羹,但薇拉su的妩媚与性感全放在我身上,对于这些男人们的挑逗完全无 视。这些捕猎失败的雄兽们打量了我一番,在算出我的实力不容小视之后,才有 些悻悻的退在外围,时不时用身体在薇拉su的背臀处揩油一两下。

    舞台的空间虽然不小,但是挤进来的人实在太多,再加上身体的扭动,我感 觉这比平时的运动更耗体力,dj换了两遍音乐后,我身上的衬衫已经有些湿了, 薇拉su的脸上也浮现一层水光,微微泛着桃红让她的五官更为艳丽,我凑到她 耳边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

    「什么」现场的音乐声实在太大了,薇拉su没听清楚,她甩着一头波浪 金发大声问道。

    我几乎是大喊着重复了一遍。

    「yes」薇拉su很兴奋的大声叫着,然后扭着香躯扑入我的怀中,两 只湿润的红唇贴到了我的嘴上,带着香气的柔软长舌伸了过来,我们俩边热吻交 接着,边相互拥抱着向楼梯口走去。

    这回去的路比下来还困难,那些盯了一晚上的男人们,此刻抓住机会给我们 制造障碍,他们故意推推搡搡的挡住我们的去路,然后趁机在薇拉su的身上摸 一把、蹭一下,我们走了半天还没前进多少。

    yuedutextc;

    我有些恼火,沉肩伸肘、摆出架势,挤开身边的人们,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看到我的脸色选择了闪避,我方才挤出一条通路走到楼梯口。因为先前的剧烈运 动,薇拉su晚上喝的香槟开始发挥作用了,她踩着高跟鞋一摇一摆的踏了几节 楼梯,然后脚下一软,身子就像后倒去,幸好被我从后面托住,我索性直接把她 整个人抱了起来,将她举在我的胸前向上走去。

    薇拉su坐在我的手臂上,比身边的人都高出了一大截,在整个场子里极为 显眼,灯光又很及时的打在她身上,全场再次响起口哨和掌声,看着下方女性又 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眼神,薇拉su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的两条大长腿 夹在我的腋下,上半身还不安分的扭动着,两只丰硕的孚仭角蛞文Σ磷盼业耐贩1

    「aster高,你太性感了,苏苏下面都湿了呢。」薇拉su把红唇凑 在我的耳边腻声道。

    边说着,她边拉着我手深入双腿之间,我的手直接触到一撮带着汗水的毛发 以及滑腻的皮肤,她这条齐臀小短裙里居然什么也没穿,刚才就是这么光溜溜的 露着下体跟我跳舞,不知道有没有被身边的男人发现。

    薇拉su太疯狂了,这里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我们,她却怡然自得的坐在我 的手臂上,边摇晃着身体边迎接男人们的欢呼,就像一个骄傲的女王在检阅臣民 一般,幸好我们是在朝楼梯上面走,其他人看不见我伸在她短裙内的手。

    即便如此,我也感到十分刺激,薇拉su不着内裤的下体湿漉漉的,那只肥 美的肉蚌已经张口吞吐津液,我的两只手指很容易就侵入肉蚌口中,被里面的湿 滑嫩肉给纠缠夹住,随着步伐一起一伏的,我的手指变相一进一出的,带动了更 多的液体分泌出来,等我走到二层的时候,整个手掌都湿透了。

    「高,不行了。快放我下来,我快要尿尿了。」薇拉su突然很急切的道。

    我见她脸色的确很难受的样子,忙顺势把她放了下来,薇拉su马上朝里面 走去,她对这里的环境很是熟悉,很快就打开一个洗手间走了进去。

    我看了看自己那只粘满透明液体的手掌,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走到吧台附近, 找了几张纸巾把手掌搽干。

    这一圈吧台是背靠着二楼栏杆,很多穿着白马甲的调酒师正在为客人服务着, 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着跳累了的男男女女们,也有些人专在这里找落单的女孩搭 讪,我身边正好就有这么一对男女。

    那女孩背对着我这边,她挑染成亚麻黄铯的长发在头顶结了个团子头,瘦瘦 的身子裹在一件露肩无袖的蕾丝拼接短裙,上身是桃红色蕾丝面料的紧身剪裁, 除了胸口连到脖颈处的一圈蕾丝领口,两条细长白皙的胳膊和整个白腻瘦削的裸 背完全露在外头,下半截的黑色短裙是在膝盖上面一点,群侧的开叉内露出两根 雪白修长的大腿,两条又细又长的美腿蹬在一双桃红色的尖头细高跟鞋内,10 厘米的细跟让她高挑的身段更显窈窕。

    这个女孩虽然是坐着,但是她的身高体态都有几分像杨乃瑾,我不由得多看 了几眼。

    她旁边坐着一个30左右的男人,穿着花边衬衫和黑色休闲裤,头发用摩丝 固定成张扬的形状,五官还算端正的脸上一副风流自赏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个事 业有成的夜店常客。

    他姿态颇为轻佻的拉着女孩的手,嘴里好像在劝说女孩,让她与其出去开房 做那个事。这女孩说话含娇带嗔的颇为开放,但她始终回避着男人话中的主题, 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她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不过我想不 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她了。

    男人边说着边喝着洋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借着醉意伸手就把女孩往怀里拉, 张嘴往她唇上吻去,女孩子显然很是反感他这种行为,一直很柔顺的她出人意料 的激烈反抗着,但是男人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之后,男人总算抬起头了,不过脸上却多了一道五指 痕迹,他显然被女孩这个耳光给激怒了,他嘴里骂骂咧咧道:「操,装什么装啊, 你不就是个暖场的公主吗,还说什么不出台,你不出台来这里卖什么」

    他边说着边举手要朝女孩脸上打去,不过他一抬手就被我给抓住了,这个男 人无论言行都十分令人讨厌,我不由得想出手保护这个跟杨乃瑾有些像的女孩。

    我手掌一用劲,那个男子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他看我不是好惹的样子, 口中连连服软求饶,我懒得跟这种人计较,松手叱道:「滚。」

    他的手掌一旦获得自由,立马从座位上跳了下来,一边揉着自己的伤处一边 朝外边跑去,这场实力悬殊、过程极短的打斗就这么结束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立 马转移了目标,几个巡逻的工作人员也视若不见的样子,好像这种事情在这里是 家常便饭了。

    「大哥,谢谢你。」身后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嗓音,我扭头一看,两人都愣住 了,原来这女孩我认识,她就是之前在妈妈的店里打工的小易前文之小杨,为 免混淆,自此起改名,只是不知为何会在这里见到她。

    「你怎么在这里」我奇道。

    「是你啊,高岩哥哥。」小易见到我显然也有些惊讶,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 来了,顿时满脸堆笑道。

    「我说是哪个帅哥这么厉害呢,没想到是高岩哥哥你,只是你怎么今天肯来 这里玩了呢。」小易的语速还是那么快,她很快就从刚才那起风波中恢复了,像 抖机关枪般一句句的蹦出来。

    「我给你卡片那么久了,也没见你来过一次。」

    卡片对啊,我想起来了,当时小易的确有给我一张卡片,不过我早不知道 扔哪里去了,没想到她是邀请我来这个夜店。

    「嗯,其实我是第一次来,是陪一个朋友过来的。」我不想告诉她我忘记了 这回事,这个小姑娘并不让人讨厌,虽然她显得有些世故。

    「什么朋友呀,应该是个女的吧。」小易话里有些酸溜溜的味道,那对乌溜 溜的眼睛在我脸上转来转去,眼神中有种难以形容的东西。

    「没错,是个女的,有什么意见吗」薇拉su低沉又带着高傲的声音在身 边响起,她不知什么时候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此刻正双手抱在胸前,目带嘲讽地 看着小易。

    看到薇拉su出现,小

    〖短篇〗天若有情_5第3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shu89990  www.7biquge.net 7笔趣阁 阿甘小说网m.agxs.org,130txt小说网www.130txt.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11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