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总收藏榜 | 完本排行榜 | 最新入库 | 今日人气小说 | 本月排行 | 完本小说 | 穿越小说完结版 | 都市小说排行榜 | 威尼斯人电玩登入小说排行榜 | 历史小说推荐
11中文网 > 威尼斯人电玩登入小说 > 财色无疆 > 章节目录 四百二十八章 证实

四百二十八章 证实

11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 一秒记住:15小说网 m.15xsw.net    “砰~~~”枪响声在大山里响起,陈鸿涛在跑动的同时,拉风的打开中折式双管猎枪退壳、装弹。

    而远处三十米开外,大约有一百多公斤受了伤的野猪,也在奋力奔跑,似乎是想要在疯狂奔放的陈鸿涛手下逃生一般。

    “冲~~~”陈鸿涛一脸兴奋的笑意招呼着潘叔几人,显得很来脾气。

    “砰!砰~~~”枪响声甚至在山中透着回音,陈鸿涛对野猪完全就是穷追不舍。

    尽管超过一百公斤的野猪很凶狠,不过在面对陈鸿涛这个更加凶残的狠人时,没过多久就被这个跑动中的移动炮台干掉了。

    每次陈鸿涛立姿射击的时候,脊柱都会成s形弯曲,躯干向右后方倾斜约20度,上体放松下塌的情况下,整个左上臂紧贴胸侧,肘抵于髂嵴,前臂近似于垂直。

    枪托底板紧抵于右肩关节内侧,右手握把,右臂自然下垂,腮部自然贴于枪托。

    这种教科书一般的射击姿态,就算是在陈鸿涛狂猛移动定点的过程中,也是分毫不差,重心投影点和支撑面内完全是融入到骨子中的一样。

    除非陈鸿涛是有意玩耍,否则这种令人发毛的移动定点射击姿态,根本就不会出现走样,用陈鸿涛臭屁的话来说,那就是pk发型不乱。

    上前看了一眼倒在雪地上奄奄一息,已经难以挣扎的野猪,身上中了好几枪还在冒血,不只是潘叔,就连几个老乡都忍不住暗暗恐惧。

    如果说陈鸿涛的射击姿态透着狂猛奔放之感,准确得让人发寒,那么更加让人害怕的,则是陈鸿涛的凶残。

    这时的陈鸿涛带给人一种嗜血,渴望血腥杀戮之感。完全就是一个暴徒。

    冬天是狩猎的好时候,下了雪猎物一跑一动都特别明显,也容易观察动物的脚印和粪便,在山上逮兔子、打野鸡,放放枪是一件极为舒服的事情。

    来的时候潘叔还在心思着,陈鸿涛为什么花钱雇了五个刨食的乡亲上山跟着背猎物,直到回去的时候。看着一只鹿、一只野猪,就连兔子、野鸡都用麻袋装拖着下山的情形。潘叔脸上的表情已经是极为古怪。

    “哈哈~~~今天的收获不错,回去将这些猎物收拾收拾冻上,应该够吃几天的了!”陈鸿涛所拿猎枪的枪口,始终朝着侧前方偏下的位置,就好像是山地丛林作战的惯犯一般。

    “小少爷,你的枪法还真准,这要是不叫几个人上来。恐怕都拿不回去了。”潘叔吃力的拉着一个装满了兔子的大麻袋顺着雪地往下拖。

    也幸好是下山,要不然众人只会更吃力。

    “之前上学的时候我可练过。”陈鸿涛毫不谦虚咧嘴笑道。

    出了山好不容易将猎物装上了车,潘叔才和陈鸿涛向着明珠庄园赶了回去。

    一天时间过得颇快,天色渐暗陈鸿涛打猎回到明珠庄园时,伊芙好一阵惊讶。

    去小洋楼改成的库房,再次搬了装有龙涎葡果的一个大木箱,陈鸿涛就犹如一个撒手掌柜的一般,完全不理会杂事,小菜小酒上来就开始整,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就在陈鸿涛吃饱喝足将小闹钟调到凌晨四点半,想要睡觉之际,刘妙研却敲门进入了他的卧室中。

    “有什么事吗?”看到刘妙研脸上的古怪之色,陈鸿涛不由开口笑问道。

    白天的时候刘妙研并没有在庄园中,而是去了明珠集团,不用问陈鸿涛也知道她是去家里带好了。

    “姬儿小姐从美国过来了,直接找到了四合院那边,现在应该被关总安排在四合院那边住下了。”刘妙研看了看陈鸿涛道。

    因为以前刘妙研是关静香的秘书。所以关总这个称呼直到现在也没有变。

    “波妹吗?她来干什么,我就真是败了……”陈鸿涛脸上先是一阵惊讶,旋即捂住额头头疼道。

    “波妹……”听到陈鸿涛的叫法。刘妙研脸色不由微微抽搐。

    连着干了两杯啤酒之后,陈鸿涛才算是压了压惊。爽朗的透出了一口气:“家里的气氛怎么样?”

    “似乎有些紧张压抑,苏梦玲小姐并没有走,她们今天都问起过老板你……”说到后来,刘妙研显得有些尴尬。

    “笨蛋呢~~~你不会跟她们说我去快乐的打猎了吧?”陈鸿涛大声的话语,甚至带着些许的哀嚎。

    “老板,对不起~~~”在经历过王瑾兰、苏梦玲两女的难看脸色之后,刘妙研自然是知道说了不该说的。

    看到刘妙研那不好意思的样子,陈鸿涛险些没有昏厥过去:“猪脑袋,跟了我这么长时间,难道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吗?”

    面对陈鸿涛那并不是太过严厉的哀嚎,刘妙研一脸通红满是歉意的神色。

    “出去吧,明天不到七点不要过来打扰我。”陈鸿涛无力挥了挥手,一副被刘妙研害了的模样。

    其实就算不用去问陈鸿涛也知道,刘妙研回到四合院那边必然是遭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有父亲陈正国和母亲关静香在场的情况下,她还不敢过于撒谎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刘妙研和真正专业的秘书有着很大差距。

    “妈的,这可真是想要置于我死地啊……”陈鸿涛深呼吸着倒在床上,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滋润之色。

    这时陈鸿涛还不知道的是,此时城西四合院家中,王瑾兰和苏梦玲坐在东厢房中,都已经是气得直冒火。

    厢房中的气氛极为让人不自在,两女虽然心中怒气冲冲,不过脸上却颇为平静,谁也不说话就好像是闹别扭一般。

    若是此时陈鸿涛在场的话,说不得都会暗暗感叹两女的心理承受能力都非同寻常。

    房门被打开,秦雅芝走进来看到坐在圆桌前的两女,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

    “秦姨~~~”王瑾兰和苏梦玲勉强露笑,几乎同时开口出声。旋即又彼此互视一眼。

    秦雅芝示意两女坐下,自己也坐在了桌前笑道:“今天晚上秦姨还跟你们住一起,大家也能说说话,热闹热闹,秦姨可是打心里将你们当成自己女儿的。”

    “秦姨,那个金发女人还在家里吗?”王瑾兰忍不住对秦雅芝问道。

    对于国外的大波美女姬儿,王瑾兰有着很深的印象。这时如果陈鸿涛在这儿的话,说不得王瑾兰都会劈头盖脸狠狠给他几拳。

    秦雅芝笑着点了点头:“她来了个翻译过来。陪你婆婆聊得热乎着呢,看得出来她很努力,蹩脚的中文也勉强能说几句了!”

    听到秦雅芝的话,不只是王瑾兰,就连苏梦玲都有些沉不住气。

    抓起桌上的巧克力和奶糖给王瑾兰和苏梦玲递去,秦雅芝温柔笑道:“心情不好吃点糖或许能舒服一些,这是鸿涛跟我说的。”

    王瑾兰慢慢吃了一块巧克力。嘟了嘟嘴道:“一点都不甜,他是一个骗子……”

    “瑾兰,之前刘妙研、沈海艳她们一起同鸿涛出了国,你应该有很多的担心吧?再加上一个苏联那边的萧曼瑶,这三个女人的姿色,都完全可以称得上美艳不凡。”秦雅芝笑着对王瑾兰道。

    “现在不发生什么,难保以后不会出事情……”王瑾兰神色隐隐透着警惕。

    看到苏梦玲也是小口吃了一块奶糖,俏脸满是担心的样子,秦雅芝慈爱一笑:“就是这样才不能让他自由。”

    “之前他承认错误的时候,好像是没有那个叫姬儿的金发女人。现在倒好,这都找上门来了,他还有心思去打猎……”王瑾兰说到后来眸子满是委屈,就连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此时的正堂之中,姬儿一身紧身黑色羊绒连衣裙,肩头外披一件大衣,一身曲线不但是性感妖娆,言语举止更是显得很大气。完全就是大户人家小姐的模样。

    就算是坐在上首位的关静香,视线都时不常被少女胸前那一对极度豪硕的丰挺酥胸吸引,这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当真是有种峰峦荡漾的香艳诱惑。

    金色的长发垂在姬儿的肩膀上,蔚蓝的美眸。精致的五官,配以那白皙的肌肤,自然舒展的秀眉,更是让姬儿娇美的绝色容颜得到了关静香暗赞。

    陈正国这时早早已经退走,正堂中就剩下了关静香、姬儿,以及一名女翻译。

    在之前对姬儿的询问中得知,少女和自己儿子一起睡过觉,关静香这时已经是极度为难。

    眼下家里正值多事之秋,这金发外国美女再加入进来,关静香就算是有作为婆婆的雍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从姬儿话语中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要陈鸿涛负责的,看着少女整个人都透着一种高贵美艳的气质,关静香心中倒是不由自主生出少女能够做自己儿媳妇,也很不错的感觉。

    对于关静香,姬儿也很是尊重,脸上始终带着甜笑,尽管得知陈鸿涛去了密云的明珠庄园,却也没有着急前往找他,而是安稳在四合院住了下来。

    表面上姬儿虽然表现的高贵大气,不过内心中却是极为忐忑惊讶,尤其是见到了王瑾兰和苏梦玲之后,更是被两女的美态所惊。

    这倒不是姬儿的姿容比不上王瑾兰两女,而是相比之下少了一种丰神冶丽的成熟风情。

    王瑾兰和苏梦玲的美态,对于姬儿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她前往梦幻之家,也在女仆若伊身上感受到过。

    虽然家里的气氛是陈鸿涛能够想象到的,不过姬儿摆明了态度要让他负责,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尽管一些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可是姬儿的突然杀出,对于陈鸿涛来说却是一个意外的因素。

    说起来在陈鸿涛周围的漂亮女人不少,不过此番他回国,根本就没有料到有谁会追来,如果不是刘妙研亲口所说,陈鸿涛甚至都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除了当着刘妙研的面哀嚎一番之外,陈鸿涛却很快将着不利的局面抛在了脑后,在床上睡了过去。

    直到凌晨四点半闹钟铃铃响起,陈鸿涛直接翻身起床,脸上根本就没有刚起没睡醒的模样,反而极为谨慎。

    这时如果有其她人在卧房中,就会发现陈鸿涛看向那装着龙涎葡果的箱子,目光中隐隐透着精光。

    看了看时间距离凌晨五点已经不远,陈鸿涛神色凝重将内敛星光砂点的小石葫芦取出,走进那打开盖子的木箱,将小石葫芦轻轻抛在一层乳白色透着光泽的龙涎葡果上。

    静静的期待中,随着拇指大小的小石葫芦透出星星点点的光雾流蕴,陈鸿涛的心情不由暗暗激动了起来。

    情况和他所料的几乎不差,还是在清晨这个时候,交融后合二为一的小石葫芦依然发生了变化,只是泛出的光点,没有了红黑之色,而是细密的点点星光。

    伴随星雾流蕴缓慢渗入龙涎葡果中,肉眼可见,那些乳白色的龙涎葡果,竟然开始逐渐失去光泽,养分精华开始被那些细密光点所吸收。

    心中虽激动,不过陈鸿涛却在进行平静的思索。

    “如果不是有龙涎葡果,每天到了这个时候,神秘的小石葫芦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异变呢?”这个好奇在陈鸿涛心里一生出来,几乎就被他否决了。

    在两个小石葫芦没有融合之前,他也持有了小石葫芦一段日子,每天清晨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而且在纳摩戒中,之前那颗龙涎葡果和神奇种子放在小玉盒中,距离小石葫芦也不远,可也没有出现什么奇异变化,在陈鸿涛看来,这个小石葫芦,远没有想象中那般霸道。

    陈鸿涛计算着时间,从内敛星光砂点的小石葫芦泛出星雾流蕴,缓慢渗入龙涎葡果中,到星雾流蕴逐渐收敛回葫体,500颗龙涎葡果的养分精华完全被吸收,只是用了10分钟的功夫。

    得知了这个奇异变化的陈鸿涛,这时已经开始在考虑,这个神秘的小石葫芦,一次最大限度能够吸收多少颗龙涎葡果的养分精华,耗时上又会不会有些出乎意料的变化。(未完待续)rq!~!  www.7biquge.net 7笔趣阁[记住我们:11中文网手机站:m.11zw.org]